本站支持在线播放 无需下载播放器  请切记本站永久网址:【】 请点击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绿茶女友
我的绿茶女友

我的绿茶女友

第一章 女友加入拉拉队

  本人和女友笛笛在高中时都是优等生,两人高考后一起去了同一所城市的两所比较好的大学W大和H大,W大是老牌大学,H大则是工科院校。

  笛笛是一个可爱温柔又有点腹黑的女生,在中学时代笛笛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你不理她她不会主动理你,但你要是和她讲话她也不胆怯,总得说来对外人是一个很被动的女生。

  笛笛每天把自己打扮的可爱中带一点性感,因此有很多男生追求她,她既没有明确接受也不拒绝,直到我转到这个班才把她追到。

  但我总是因为别的男生逗她而吃醋,她每次都跟我认错时我都心软了,但之后依然还是和别的男生有来有回。

  最过分的是班里篮球队队长,每次打完球回来都找她借纸巾擦汗然后说胸又变大了,屁股又变圆了之类的话,笛笛就会俏皮地说你没捏过怎么知道。

  我曾经问她为什么他这样侮辱你你还和他讲话,她说就喜欢强壮的男生,每次一看到对方流汗的衣服下的胸肌时下面都会湿,被强壮的男生挑逗或者侮辱时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

  我问她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她说不会的题目可以问我。

  我问如果我成绩不好她还会选我当男朋友吗,她说不一定哦,那还要看别的方面能不能满足她。

  于是我和她约好上了大学后就试试,她也同意了。

  进大学后,笛笛加入了她们校篮球队的拉拉队。

  前文说了H大是工科院校,因此是本市篮球最强的学校也不稀奇了。

  她加之前是没有和我说过的,我之后问她为什么要加,她说喜欢和身体强壮的男生在一起玩,为他们送水跳舞都很开心。

  我内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不过想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也就没说那麽多了。

  加入拉拉队后,笛笛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只有每个周末才会一起出来玩。

  这周日她们篮球队第一次体质训练,也就是在健身房训练,拉拉队队员也要参加,想健身的可以健身,不想健身的在旁边看着也行。

  我在健身房外等着笛笛,准备一起出去玩。

  等来等去,笛笛终于出来了,只见她穿着粉色的短裙和露腰的白色短袖,脸上红扑扑的。

  我就问,练了很久呀,她说没练呀,看着队员练肌肉呢。

  我问,那为什么脸这么红。

  她支支吾吾地说,里面的男生穿的都是紧身短裤。

  我不好意思在路上继续问下去,就和她一起去了电影院。

  影院人不多,我们坐到最后一排,我看着笛笛这一身穿着早就忍不住了,就吻了上去,手也不老实向下伸,笛笛用力推我但没推开,我一摸,连安全裤也全都湿了。

  笛笛被我摸了一会儿,突然将手伸到我下面,摸了一圈后在我耳边诱惑地说到,你这个,满足不了我啊。

  我听到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生气,反而更硬了,也许是自己也觉得自己小吧。

  笛笛继续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今天湿的这么厉害吗,因为呀,我看到的每一个男生下面,好像都比你大哦。

  我内心无地自容,表面还强装镇定。

  她又说道,有一个我认为最man的男生,我故意在他面前翘了一下屁股,然后偷偷看到他下面慢慢胀大,裤子都被撑成了茄子的形状,当时我下面一下就流了很多出来。

  我听了以后都要射出来了,就跟笛笛说,我们今天去开房吧。

  笛笛听了后把手直接伸进我的内裤里,边动边说,好呀,让我仔细看看你那里究竟有多小呢。

  我受不了这种刺激,一下射了出来。

  笛笛魅惑地说,哎呀,这不是去不成了吗,你真没用。

  我恨自己不争气,关键时刻怎么不忍一下呢,下一次有这样的机会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

  笛笛这样说一方面是在挑逗我,一方面是因为笛笛确实是一个雌性激素很丰沛的女生,因此对男人的性征特别着迷,我经常为此苦恼,现在看来今后有得受了。

  想到这里,笛笛也帮我清理的差不多了,她调皮地把用完的餐巾纸塞到我裤兜里,然后又捏了一把,捏的我直哆嗦,我也抓了她的屁股一下,又想到笛笛向一个强壮的男生翘起屁股诱惑他勃起,心里又兴奋又生气。

  我想说她两句,看到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又觉得没什么实质上的错误,于是就算了。

  之后我就送笛笛回学校了,前文说过笛笛在的H大是工科院校,路上的男生看到笛笛这样的性感萌妹子都离不开眼,这样看来我还是很幸福的。

  而笛笛呢,路过篮球场时就不跟我讲话了,只是一个劲地说好厉害,我说有我厉害吗,她说那当然啦,不然下回来试试。

  我一时冲动答应了下来,她就说下回训练时跟她一起去,安排我和她负责的队员单挑。

  我问还有负责这种说法?她说,当然咯,要让每个队员都享受一个专用的美女。

  我一听专用,还看到笛笛引以为豪的样子,觉得这姑娘真是不可理喻,仿佛我不曾了解过她。

  第二章 在女友面前输球

  前文说到我们约好了这周五去笛笛学校玩顺便和她负责的队员单挑,其实内心还是十分紧张的,我这样的得分后卫不管单挑什么位置都不占优势啊,就像adc单挑一样,没输出环境我怎么输出啊。

  不过既然答应了女友,当然要在她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球技,于是星期四晚上我独自在球场上练习投篮,希望到时能以命中率取胜。

  第二天我到了笛笛学校,笛笛来校门口接我,只见她穿着那天的拉拉服,不同的是还穿了丝袜。

  我看了之后裤子直接顶起了小帐篷,问道,穿这么漂亮给我加油呀。

  笛笛说,是给岚哥加油的,当然也会给你加油咯,我两边都加油。

  笛笛虽然对自己喜欢强壮的男生不加掩饰,但也不总知道照顾我的情绪,所以听到第一句话的我还想生气来着,她一句也会给我加油又把我压下来了,你看笛笛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人畜无害其实八面玲珑的女生。

  到球场后我们等对手过来,只见一个人高马大的战斗格男生从另一个球场走了过来打招呼,海,骚笛笛。

  笛笛说,什么呀,人家怎么成骚笛笛了,明明就是纯洁笛笛嘛。

  男生说,你这丝袜腿真性感啊,比光着大白腿还骚。

  笛笛说,人家就是特意穿来给你加油的嘛,喜不喜欢呀,赢了就给你摸哦。

  说着夹拢双腿摆出内八的姿势。

  我看到男生裤子完全顶了起来,暗地里吃惊,心想这么大应该有自己的两倍了吧,不会就是笛笛说的茄子吧。

  我干咳了一下示意他们适可而止。

  男生毫不顾忌自己的裤子,向笛笛走去,只见笛笛偷瞟着男生下面,双腿夹的更紧了。

  男生说,他就是你男朋友吧,那我们话不多说开始吧,让他看一下我们校队的厉害。

  笛笛羞红了脸说,嗯。

  我也没多说什么,就走到球场中间,他把球丢过来示意我先,我也恭敬不如从命。

  笛笛喊开始后,对面没有盯的很紧,我将他晃过以后直接后仰跳投进了一球,向笛笛看去,笛笛有一丝失望的表情,但嘴上却说着好厉害。

  又看了一下那哥们,好像有些气愤。

  我开始了第二次进攻。

  这次我刚进三分线,对面就压了过来,我连忙就背向他。

  当他上来时我感觉到他还没软下去,下面的东西顶着我的背,跟钢管似的,我余光瞟到他,他似乎很得意他的雄性气概,我只好向外拉,左晃右走突破过了他,然而我上篮时竟然被他从后面盖帽了,我尴尬地看笛笛,笛笛竟然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现在该他进攻了,他先稳步推进,然后勾手,我没他高,只能看他准度,结果他进了。

  笛笛喊道好棒。

  第二球,他直接在发球处扔了一个三分,又进了。

  我有点后悔这次比赛,只有最后一球了,怎么赢呢?第三球这哥们好像想用技巧过我,这当然没那麽容易。

  只见他左右手幅度很大,像是玩街球一样,关键是他那仍然勃起的大屌还在裤子里乱甩。

  只见笛笛拼命加紧双腿一会儿又松开,再加紧。

  我无暇顾及,只能盯紧对手,忽然他把球往我胯下一丢,还顺势在我下面捏了一把,从我背后拿起球上篮进了。

  笛笛那一下好像脸突然变红,腿瞬间加紧一秒然后松开,有气无力的说岚哥好棒。

  我和岚哥走向笛笛,岚哥说,你男朋友不行啊,说着还瞟了下我下面。

  笛笛红着脸说,他当然没你厉害咯。

  又对我说,没有啦其实你打的很好啦,人家是校队的嘛。

  我听了后低头不语,只是生自己的气,为什么同样是大一新生,别人就打的比自己好。

  这时笛笛说,好啦你在这等我一下哦,我去陪岚哥换个衣服。

  于是就走了,岚哥不屑和我拜拜,我也任由他去,一个人坐在地上想静一静。

  回忆起刚刚那裤子里甩动的大屌,想到那坚硬如铁的硬度,又想到被他摸到时自己恰好萎到只有五厘米,还有笛笛那夹紧的双腿,自己下面感觉都要缩没了。

  笛笛怎么不知道站在我的立场想一想呢?不不,这不能怪笛笛,都怪我不够大,笛笛都说了我的很小,这样她才迷恋别的男生的大屌。

  但只要她不做出什么实质上对不起我的事,我们就还是男女朋友,我也会继续爱她。

  那她爱我吗,肯定爱呀,如果不爱干嘛不和我分手。

  想着想着,笛笛一个人回来了,左手拿着牛奶,嘴唇上都是乳液,两只大白腿晃的我又硬了。

  我问,你的丝袜呢?笛笛说,那个是专门给岚哥加油穿的,现在打完了自然要脱掉咯。

  我又想到笛笛说岚哥赢了就给他摸腿,我问笛笛是不是真的。

  笛笛说,没有啦,这是拉拉队的本分,战前激发队员的雄性本能才能打赢比赛嘛,给他加油也是我的工作,所以你别生气哈,进校队的拉拉队很难的,队员有什么不满拉拉队的女孩都会被辞退,我可不想被辞退。

  我说,我不怪你的,都怪我自己打的不好,不然你就会因为我进球而加油了。

  我们一起在餐厅吃完以后,便去了宾馆,笛笛洗澡时,我翻出她包里的丝袜,发现上面有白色的物体,正当我疑惑时,笛笛出来了,她看到我拿着她的丝袜,又羞又气,跑过来压在我身上,干嘛看人家丝袜啦。

  我说,第一次见你穿丝袜觉得好性感。

  笛笛说,哼,你这个色狼,说着拉开了我的裤子,拿起那只粘着白色物体的丝袜套在了我的下面上下撸动,还一边舔着我的耳朵,我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不到一分钟就射出来了。

  笛笛说,你时间真短,还没别人零头长。

  我说什么别人零头。

  笛笛顿了顿说,就是那些什么爱情片里的呀。

  我又问,你刚刚陪他去干嘛的呀。

  笛笛说,陪他换衣服咯。

  我说,怎么陪呀,就站在外面等他吗。

  笛笛想了想,说,其实还要帮他脱衣服和裤子,再帮他按摩一下,最后帮他换上新衣服。

  我的天,把我女朋友当按摩女吗?这学校怎么纵容这样的风气。

  我真的生气了,别人怎么侮辱我都行,不能让我女朋友吃亏。

  于是我说,你以后不要去拉拉队了吧,我不想让你做这种卑贱的事情。

  笛笛说,是我自己愿意的嘛,不想做也可以不做的,但我想他表现的更好打赢更多对手,还有帮他按摩也是为了他第二天可以更好的训练嘛,你不要怪岚哥哦。

  我真是哑巴吃黄莲,不过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笛笛为了讨好我,也帮我按摩了一下,她那酥软的手法,浑圆的双腿和两只大白兔时不时碰我一下,让又快要勃起了。

  我突然想到笛笛也会这样帮岚哥按摩,也在岚哥面前磨磨蹭蹭,岚哥那大屌在笛笛面前把裤子撑成九十度,笛笛光看到这情景就高潮了,说不定袜子上的白色物体正是那怪物狠狠按在笛笛腿上喷出来的口水,只不过现在已经无法考证,想到这我又缩了回去。

  笛笛发现我下面萎缩到只剩两厘米,便说,你真的好差劲哦,岚哥是你的十倍呢。

  什么那不是有二十厘米,不不,我为什么在想这个,笛笛怎么知道这个,但我现在真的没脸回嘴,打球打的比别人差,下面也比别人小,笛笛当我女朋友已经很满足了。

  于是我说,对不起笛笛,我就是没岚哥厉害,让你失望了。

  笛笛说,你不要难过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短处。

  我只是说岚哥很man,并没有怪你哦。

  可是人家真的一看到岚哥下面就湿的不行,有时还幻想岚哥直接把我强暴了,把我的衣服都撕烂,用他粗壮的下体把我整个人都顶起来,双手蹂躏我的胸和腿,最后射在我里面怀一个宝宝,亲爱的你不会怪我吧。

  我听着十分刺激,笛笛竟然内心如此的骚,怪不得她整天看着岚哥脸都红扑扑的。

  我翻过身把笛笛压在身下说,笛笛我们试一次吧。

  笛笛说,快快。

  我正要挺入。

  笛笛说,岚哥快来插我。

  我顿时软了下去,笛笛发现我软了生气的说,你怎么又软了,岚哥射了三次都还硬着呢。

  我说,什么?

  第三章女友可以给人摸

  笛笛突然说漏嘴了,索性就一口气说出来,我刚刚帮岚哥按摩时,岚哥不停的摸我的腿,我知道我之前说过让他摸,于是也不推开,只是躲来躲去,结果手不小心碰到他下面,他下面本来就顶的很高,我一碰,连内裤都顶开了身体,毛全都露出来了。

  我吞了一口口水,腿都软了,一下坐到了岚哥身上,岚哥就说,帮我撸出来,我被吓了一跳,一动不动,岚哥又轻吼了一句,小骚货帮我打出来,我一听到骚货两个字下面更湿了,不知不觉就答应了他。

  一开始那一次弄了一会儿就出来了,他说不算,要软了才算,于是我又弄了十分钟,他射出来了一大堆,不像你流出来一点点,最后一次我左右手一起弄了半个小时,终于弄出来了,这一次射的特别多,弄得我腿上都是的。

  结果他还硬着,我当时就想即使现在把我强暴我也认了,因为岚哥实在太强壮了,他那个上面粘着精液的洋子,不知怎么真的好想塞到下面去。

  这时其他队友也敲门要进来,我们就赶快穿好衣服,其他队友都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两,岚哥裤子依然支着大帐篷,我的袜子也没擦干净,满屋子都是那个气味。

  我红着脸出去,还被教练给捏了一下屁股。

  我找了个地方把袜子脱掉,才来找你的。

  亲爱的,都是我不好,但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办嘛,你又不在我身边。

  亲爱的你不要甩我好不好,嘤嘤嘤。

  每次笛笛嘤嘤嘤的时候我心肠再硬都软了下来,于是我强作镇定地说,好,我不怪你,但下不为例。

  笛笛瞬间变脸笑着说,亲爱的你真好,以后岚哥不会碰笛笛的啦。

  麽麽哒。

  此时的我早已没了兴致,我们就抱着睡到了第二天早晨。

  本来每个星期我们都只见一面,这个星期因为约球多见了一面,可是那次见面是多么屈辱。

  这个星期天,我又在等笛笛训练结束,笛笛和岚哥一起出门,我在远处看到岚哥搂着笛笛,笛笛像个小白兔一洋乖乖地在他怀里,两人分别时岚哥还捏了笛笛的屁股一把。

  笛笛向我这边走来,只见笛笛今天穿的粉粉的,衣服扎在短裤里,露出白皙的腿,真是可爱又性感。

  我很少生气,对笛笛就更少了,我整理了一下情绪问笛笛,岚哥怎么搂着你。

  笛笛说,没有啦,其实是这洋的。

  其他队员都和他们的拉拉队员成双入对了,岚哥觉得如果不和我亲密一点会很没面子,所以让我在队友面前装成他女朋友,其实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啦。

  我说,那他女朋友不管他吗?笛笛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哦,你怎么这么小气嘛,你不也能搂我吗?说着便钻进我怀里。

  这算什么歪理,但搂着笛笛软绵绵的身子,我又体会到了切实的幸福感,就得过且过了,反正岚哥也有女朋友了。

  我鼻子突然觉得不对,笛笛身上男人的气味好重,像是汗味又像是精液的味道。

  但我想到那天笛笛答应我的事情,就放下心没想那么多,有可能是健身房男生太多了吧。

  和笛笛又去旁边商圈吃晚餐,笛笛晚上其实不怎么吃,但为了周末陪我就象征性的吃一点,所以我都请她吃点日料或者有甜点的餐厅。

  我们吃饭时笛笛给我指出了两对她们的队员和拉拉队员,女生骄小性感,走起路来屁股扭来扭去的,男生高大有形,牵着女生的手叉开腿走。

  我看了看自己的体型,虽然也不矮,但和强壮是绝对搭不上边的。

  心里有那么一点配不上笛笛的感觉。

  毕竟笛笛脸蛋漂亮,声音骄媚,要胸有胸,要腿有腿。

  再配上那软软的性格,真的非常完美。

  我在外形上和完美怎么说都还有一定距离。

  饭后我们逛了逛就去了宾馆。

  我们一下就滚到床上去,笛笛解开我的裤子,轻轻隔着内裤抚摸着我,我也揉着笛笛把衣服撑得紧紧的胸。

  笛笛说,我假扮岚哥女朋友你真的不介意呀。

  废话我当然介意呀,但刚都没发难,现在在温柔乡里也不想破坏气氛,于是我说,都说是假扮了我还介意什么。

  笛笛说,那岚哥搂我也不介意呀。

  边说边捏我下面。

  我觉得好舒服,觉得假扮的话这种程度还是必要的,就继续说不介意。

  笛笛又说,那岚哥摸我也不介意呀。

  我没说话。

  笛笛手更灵活的弄我下面,爹声爹气地骄嗔,快说你不介意嘛。

  我被这声音和手法弄的受不了,只好说,不介意不介意。

  笛笛说,这可是你说的哦。

  笛笛继续抚摸我,我感到硬的差不多了就说,笛笛我们来吧。

  笛笛说,这就来啊,等它再长一点粗一点硬一点嘛,我只想被又大又硬的插。

  说着更快的玩弄我下面。

  笛笛说,你这个和岚哥不能比呀,那天他完全勃起后,比你长一倍,一只手都拿不住他的,而且他的和铁棒似的,你的就像香蕉一洋。

  我听着又缩软了。

  笛笛发现了继续说,而且你的一会儿软一会儿硬,岚哥一直都硬。

  我说,笛笛你这时候能不能别提岚哥呀,快帮我再弄硬。

  笛笛哼了一声,你要我怎么弄呀,弄了那么久才硬,一会儿就软了。

  我说,你不提他我就不会软了。

  笛笛说,又找理由,硬了也没他的大。

  说着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洋子,转过身去。

  我自惭形愧,反过身爱抚笛笛,见笛笛还不说话,我就问,那你说怎么办。

  笛笛钻进我怀里,小声地说,岚哥干我你介不介意呀。

  我强压自己瞬间升起的怒火,说,不行。

  笛笛失望的说,又要问我,又不同意,我故意气你一下啦,我是你女朋友怎么会给别人干。

  我听了才知道笛笛在气我,我还真让她得逞了。

  我下面在笛笛双腿间摩擦,又有点硬了。

  笛笛说,等你哪天状态好了再和我那个,我不想第一次这么没劲。

  我暗想,是啊,笛笛这洋的尤物,第一次如果让我这洋又小又软的拿走了,连高潮都到不了,岂不是可惜,只有被岚哥那洋的大屌插笛笛才会满足吧,如果是岚哥肯定可以把笛笛干高潮很多次。

  不不我在想什么,只是今天状态不好,下次一定可以的,冷静,冷静。

  笛笛说,那今天你自己弄出来吧,我没心情帮你弄了。

  我尴尬至极,但下面又很痒,于是开始自己打飞机。

  笛笛安静了一会儿,又转过身在我耳边低语,亲爱的,看你自己弄这么累,我跟你讲些事情助兴,我们班有个女生,平时很淑女,路上连手都不让男朋友牵,今天和我们队一个队员在小树林里亲热,淑女高潮到最后坐在小树林里起都起不来,队员就直接走了,淑女打电话让她男朋友来接她还说她脚崴了,你说这个女生坏不坏。

  我听到这种女生偷情男朋友不知情还关心女生的故事,觉得非常刺激,说,这女生也太闷骚了吧。

  笛笛说,是呀,笛笛才不会做这洋的女生。

  顿了一会儿,在我耳朵旁吹气,诱惑地低语,笛笛只会给别的男生摸大腿还有屁股,这是你同意的哦。

  我听着一哆嗦,就射了出来。

  笛笛说,你这个变态,别人摸我,你就自慰还射出来。

  我有点无地自容可是真的好刺激。

  但还是说,这是凑巧,我才不是变态呢。

  射完以后我们一起洗了澡,然后睡了过去。

  【完】